首頁 > 考研動態

今年考研人數創恢復研究生教育四十年來最高紀錄

2019年04月12日 來源:新華日報

2019年,又逢“史上最難考研季”。4月,隨著考研調劑漸進尾聲,錄取名單基本塵埃落定。

今年,全國考研人數史無前例地達到290萬人,淘汰率的飆升,讓報錄比再次刷新了紀錄。急劇升溫的考研熱背后,社會壓力和個人需求交織,提升學歷、增加就業砝碼、逃避成長焦慮……各不相同的目的中,有人脫離苦海成功上岸,有人折戟沉沙鎩羽而歸。社會轉型期,大學生考研熱的背后,我們看到了年輕人精進專業,不斷提升自我價值的渴求,也可窺見就業壓力下他們“延緩”進入社會的一絲無奈和焦慮。

競爭殘酷,考研人數增幅創十年之最

“一戰”失敗,南京曉莊學院的大四學生朱欣決定不再“二戰”,先去找個工作積累點經驗。

最美人間四月天,走在馬路上,看著柳樹吐出的嫩芽和姹紫嫣紅的花兒,朱欣努力讓自己從考研失利的情緒中走出來。

備考的大半年時間,朱欣拋棄了所有的社交和娛樂活動,開啟了“魔鬼訓練”模式。早晨九點,她背著書包準時抵達自習教室,一坐就是一天,中午累了就趴在桌上休息一會,晚上十一點再伴著星星點點的燈光回到宿舍,繼續學習一個小時。

朱欣考研的目標是985、211院校,“我們學校在就業市場上的競爭力有限,希望通過考研提升自己。”臨考前,她信心滿滿,堅信自己一定能考上。可成績公布之后,她并沒有過線,挫敗、不甘心、聽聞他人喜訊的嫉妒、對未來的茫然……百感交集。

在考研圈里,第一次走上考研戰場稱為“一戰”,考第二次第三次則稱為“二戰”“三戰”。因為考研期間高強度的學習,朱欣錯過了多個大型招聘會,求職難度不小。就南京市而言,各報名點的研究生網報人數都有所增長。南京市招辦報名點網報25000余人,比上年上漲約20%。

考研人數年年激增的同時,報考與錄取比創十年最低。今年全國錄取人數大約72萬,至少200萬人會被無情刷掉。這意味著,在考研這場戰役中,大部分人是陪跑。

“我們宿舍一共四個人,三個人都選擇了考研,還有一個考取了家鄉的公務員。” 朱同學是南京財經大學的大四學生,去年,他去人才市場轉了很多圈,每次找到心儀的招聘單位,都被“研究生學歷”的門檻攔了下來。求職受阻迫使他決定加入考研大軍。而同宿舍一同參加考研的張同學則有另外的理由,“有時候覺得自己還不夠成熟,似乎沒準備好進入社會。”

尋找更好的自己,往屆生強勁加盟

在北京大學新聞系錄取名單中找到自己的名字之后 ,杜瑩喜極而泣,感覺心口的大石頭終于放下。

杜瑩今年30歲,已婚。六年前,她從北京科技大學機械專業畢業之后,留在了北京一家知名的汽車企業。工作、戀愛、結婚,杜瑩的生活沿著原本的軌跡按部就班地運行著。按理說,生個孩子是下一步的目標,但杜瑩卻不想將自己的人生過早定格。夢想在她心里蠢蠢欲動,“閑暇時候,我喜歡寫點文字,發發公眾號,做記者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。”她想轉行,目標是新聞行業,將考研的想法告訴丈夫,得到了丈夫堅定的支持。于是,她瞞著父母辭職回家,備戰考研。

辭去工作,意味著破釜沉舟,沒有退路,杜瑩給自己制定了詳細的復習計劃。考研是場硬仗,也是一場心理戰。因為是跨專業報考,復習期間,杜瑩需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。距離考研的時間越來越近,她愈發覺得自己的時間不夠用,一打開書,大腦就一片眩暈。焦慮、逃避、自我否定……原本熱情開朗的她變得焦躁不安。考試前兩個月,她的情緒接近崩潰。終于有一天,杜瑩壓抑不住內心的情緒,抱著老公嚎啕大哭。之后,夫妻二人決定,在國家圖書館旁邊租房復習最后沖刺。在丈夫的全力支持下,從早到晚,杜瑩都像打了雞血一樣,泡在國家圖書館里。終于熬到了考研成績公布的那一天,她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:“我是何等幸運,第一次考研,就考上了我愛的學校和我愛的專業。”丈夫給她獻上一束花,卡片上寫著:我最愛的北大小姐姐。潮水般的祝賀向她涌來,她說:感謝堅持下來的自己,感謝對未來還有夢的自己。杜瑩的夢不止碩士,她還想繼續讀博,進行專業的學術研究。

社會競爭日趨激烈,對現狀不滿足、對未來心懷憧憬的年輕人,不少都將辭職考研當成了一次重新選擇行業、修正人生道路的機會。

王鈺潔是東部戰區總醫院的一名神經外科醫生,工作和收入都很穩定。大學時候是醫學院本碩連讀,已經擁有研究生學歷的她,卻選擇在工作兩年之后再度考研。今年,她順利拿到了南京大學會計學研究生的錄取通知書。

“高考時還小,選擇醫生這個行業是盲目的,長大后才發現自己的興趣并不在此,我更希望能從事金融方面的工作。” 王鈺潔考的是在職研究生,可以邊工作邊讀研,但去年8月,她還是向單位提交了辭職報告。放棄體面的工作,從體制內跳離,很多人對她的選擇表示驚訝與不解。王鈺潔說,醫生工作強度大,“那種狀態之下,我根本沒有時間靜下心來看書復習。我想為了自己的理想拼一次。”如今,拿到錄取通知書之后,王鈺潔也找到了一家金融機構重新就業。

南京師范大學劉永昶教授表示,非全日制的模式其實更適合在職人員,安排的課程中有很多是趨于實踐的,可以學以致用,提升工作能力。

考研真的能逆襲人生嗎

考研,已然成為很多人人生路上的第二次高考,競爭激烈而又殘酷。千軍萬馬擠過獨木橋,考研成功者頭頂碩士光環,如果再有名校品牌加持,在今后的求職道路上,真的能夠逆襲人生嗎?

2019年1月,江蘇省教育廳公布了《2018年江蘇省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質量年度報告》,對江蘇2018年高校畢業生情況進行了分析。畢業研究生初次就業率83.3%、年終就業率96.7%,本科畢業生初次就業率88.3%、年終就業率96.8%。僅從數據上來看,研究生的就業率并沒有太多優勢。不過,江蘇省高校招生就業指導服務中心的相關人士表示,單純地比較研究生和本科生的就業率數據,并不科學,研究生的具體就業情況還應考慮到就業質量和就業流向等等因素。

在上海某知名媒體工作的袁先生十分感恩自己的研究生經歷,“如果我本科后就投入工作,和現在的起點肯定是不一樣的。”

因為高考發揮失誤,袁先生的本科就讀于南京的一所三本院校,他一直希望通過考研,為自己的人生“扳回一局”。六年前,“一戰”失敗,他在南京媒體實習半年之后,繼續“二戰”。這一次,他以復試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南京大學新聞系。袁先生覺得,考研除了提升學歷,更可以帶來很多無形的資源和財富,“985大學擁有更寬廣的平臺、更高的眼界和更多的機會,在這里,人的視野會變得開闊,思考問題的方式也會有所轉變,甚至人格也會得到完善。”

“鄙視鏈其實是一直存在的。”三年前,在一所普通二本學校就讀本科的張同學披荊斬棘,考取了985院校的研究生。而在最近的求職過程中,他發現用人單位越來越“精明”。“用人單位會查你的第一學歷,同等條件之下,人家還是要985土著研究生。”他郁悶地說:“原本以為讀了985院校,我可以鯉魚跳龍門,沒想到,原生學歷卻是我們一輩子的硬傷。”

某大型設計院負責招聘的資深工程師告訴記者,近十年來,研究生已經成為進入本單位的一個硬指標,“雖說學歷不能代表一切,但至少說明了一個人是否足夠努力,是否有較強的學習能力和勤勉的態度,這在工作中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”但他同時也承認,在同等條件下,他們會以“第一學歷”為標準篩人。

考研熱背后的質量之憂

面對社會出現的考研熱潮,南京師范大學研究生院副院長莫少群表示,人才是國家強盛的重要軟實力,中國正處于經濟高速發展時期,社會對高層次人才需求量巨大,研究生人數的逐年增加,順應了國家創新發展的需求。另一方面,當下年輕人的自我提升訴求強烈,高學歷能提高素質和專業水平。

東南大學研究生招生辦公室主任宛敏說:考研熱的出現,讓越來越多人接受到了研究生教育,提高了人才培養質量和學生就業競爭力,也增強了國家的人才儲備和科研力量。

不過考研過程中,有些過于功利化的目的和“就業至上”論則讓考研“變了味”,也讓一部分教育界人士感到擔憂。

南京某普通二本學校上大三的劉同學告訴記者,他們學校從上至下都呼吁加入考研隊伍,甚至還專門召開了考研動員大會,在大會上,學校領導宣布設立專門的考研教室,并且實行實名制分配,教室里環境優良,設有空調,力爭為考研學生提供最優質的后勤保障。有教育界人士透露:“越是一般的學校,考研熱情越是高漲。因為考研可以幫助‘一般高校’破解就業率難題,但這也導致一些大學在教學中始終圍繞‘考研’,學生們并沒有接受到系統的本科教育,從而致使一部分學生本科階段的學術能力嚴重欠缺。”

那些無意于學術研究,只看重就業的考研目的與高校招生的初衷背道而馳。“研究生教育是本科后學歷教育,屬于精英教育。在英美等教育發達國家,有志于學術研究的大學生才會選擇讀碩士、博士,但在中國,許多大學畢業生讀研的目的,只是為了找個好工作和逃避就業壓力,這種功利化的考研顯然不能篩選出值得培養的學術研究人才。”南京財經大學新聞系教授朱云不無擔憂地說。她認為,“功利心”過強的學生考上研究生后,如果無心學術研究,將加重導師的指導負擔和培養成本,對本就緊張的導師資源是一種浪費。她建議,廣大學子在本科階段應該堅持厚基礎、寬口徑、重實踐的學習,從自身學習興趣和科研能力出發來考慮是否考研,而一旦選擇了考研,則應了解自己的特長,清晰定位,選擇適合的學校和專業。

河海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新聞傳播系張杰教授認為,考研的選拔機制還是采取傳統的“一考定終身”的模式,有待優化,“高校選拔研究生,看重的是學術能力和綜合素質,以及有學術熱情的人。但現在有些學生靠死記硬背考分很高,卻缺乏溝通表達能力,缺乏獨立思考和實踐能力。”他覺得考研大軍中的一些年輕人只是盲目跟風,對自己的定位和目標并不明確,“若無學術夢想與相應的科研能力,僅僅是想逃避就業,把考研當作一個暫時的避風港,就算讀研了也會覺得很痛苦。”他建議,學生要結合個人興趣、就業環境、未來發展等多方面,充分考慮讀研的必要性。

長江后浪推前浪。2019年的考研即將落幕,2020年的考研大軍又將洶涌而至。

“距離2020年考研還有240天,南京師范大學。”南京曉莊學院大三的曉偉將寫有這行字的便簽紙貼在桌前,她想報考的是南京師范大學新聞專業研究生,盡管這個學校的報錄比挺低的,但她還是想試一試。“一想到參加考研的不只是我一個人,不是我一個人在奮斗,我又充滿了動力。不管怎樣,考研這條路總要試著走一次,不給自己的人生留遺憾。”她說。(應采訪對象要求,部分人物為化名)

新華日報記者 王 慧

招生信息
北京快3-北京福彩快3